神の桜

你是我心脏伤口处开出的玫瑰✨

“世界名画”

想予您一场盛大的爱恋,连人带心为您献上。

契约


“听说这次,阴阳师小姐还是没能召唤出那位邪神大人……”

“唉……怎么会,明明大人那么……”

庭院里的小妖围在一起窃窃私语。

从寮里回来的少女刚踏进庭院,小妖们相互打了个眼神,一个个连忙噤声。

察觉到大家看她的目光中满是关切,少女大概明了,自己神态中透露出的疲倦是怎么也掩盖不了。

“大人……”,眼看着少女身形不稳,快要倒下的模样,山兔一脸担忧的上前搀扶。

“我没事,休息一下就好了”,少女挥了挥手,独自走向卧室。

留下一堆小妖面面相觑。


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,闭上眼,脑海里浮现出的都是白日里,寮里公告内各种寮友们召唤出式神的喜讯,其中包括了不少与那位签订了契约的。


“恭喜啊”,直勾勾的盯着寮友身旁刚召唤出来的八岐大蛇,少女扯了扯嘴角,强撑着笑意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。

“哈哈哈,运气好而已,说起来,你这次召唤出了哪位?”

“啊?”,少女收回了目光,欲言又止,“我……”

“没事没事,还有下次”,寮友礼貌性的安慰了一句,便向其他人走去。

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少女垂下眼帘,一丝丝疲倦感涌上心头。


虽说召唤出的只是分身,纵然连安倍晴明大阴阳师也不曾与八岐大蛇本人签订契约,但是从邪神君临平安京,过去已有半载,京都的阴阳师都或多或少都已拥有了一个分身,更幸运的甚至召唤出七八个。然而,少女一次都未曾与他结缘。

“他就那么不喜欢我吗”。委屈,难过,不甘,一瞬间涌上心头,身心俱疲,少女随便找了个借口便逃离了寮办。


第二日醒来,枕边是还未干透的泪痕。少女借由身体不适,向寮里请了几日假。


“大人已经好几天没进食了”,山兔不安的看着紧闭的卧室门。

下一秒,门突然开了,少女从阴影中走出,脸上是遮盖不住的憔悴,让人担心下一刻就会香消玉殒,山兔似乎被少女的气色吓着了,只听见眼前人突然开口,“山兔,我饿了……”

“是!我这就去为大人准备些吃的!”


那日以后,少女又像是恢复了原样,打御魂塔,逢魔之时,结界突破样样不落,宴会上也和大家嬉笑打闹,似乎之前一切都没发生。只有山兔注意到每日少女回来时,眼底的那一抹失落。


过几日又是召唤之日,书房里的少女正襟危坐,望着手里的蓝票,暗了暗眸子,不知在思索着什么。


召唤室内,一阵阵光芒褪去,别说大妖,连个输出式神都不曾见到。

少女看着手里剩下的最后一张蓝票,按了按直突突的太阳穴,心灰意冷的将符咒扔进阵内。正准备起身离去,突然间,光芒四射,强大的气流冲的少女一个不稳,险些跌倒,一只手揽上少女的腰,她震惊不已,抬头,却对上了一双猩红色的双眸,“此路……不通哦”,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伴随着锁链的碰撞声。


“大人召唤出了恶鬼?!”一时间,消息不胫而走。

罪魁祸首正端坐在少女对面,鬼瞳里带着丝丝笑意。

“所以,你真是我召唤出来的?”

“是的”,对方仍是那副谦谦公子的模样,如果忽略他周边透露出的可怕气息的话。

“你叫什么”

“鬼童丸”

少女皱了皱眉,她听说晴明大人年少时有位同僚因某些原因被放逐到鬼蜮,似乎也叫鬼童丸。

“你”,少女想了想,还是开口道,“认识晴明吗”

“认识”,对方也不掩饰。

少女望着他,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。

鬼童丸见她这幅模样,支起一只手撑着脸,半眯着眼,语气玩味,“你怕了?”

少女叹了口气,“那倒没有,你既已为我的式神,便不会伤我……”

“可依我所见,你似乎并不期待我的到来”,鬼童丸直起身子,收敛了笑容,直白的打断了她。

良久,见对方没有反驳,他抬眼看去,见少女半垂着眼帘,眼里流淌着不知名的情愫。鬼童丸颇有些不爽,起身朝她走来,俯身轻挑起少女的下颌,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,一字一顿。

“我可是,为你而来”。


“最近大人似乎对新来的式神格外的照顾”,小妖们看着少女为鬼童丸忙里忙外的背影,低声探讨道。

“这样也好,我可不想再看到大人为那位邪神大人伤心的模样了”,山兔默默开口。

“啊,说起这个,我昨日去仓库,发现大人之前一直屯着留给邪神大人的黑蛋没了”

此话一出,顿时炸开了锅。

“!真的假的?那可是……”

“看来大人是接受了准备召唤不出那位邪神大人的事实了……”

……

正坐在一旁的鬼童丸看着少女忙碌的身影,听到小妖们的刚谈话的内容,随意摆弄着手中的锁链,勾了勾嘴角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直以来,俯瞰着整个阳界的邪神被人世间的各种爱恨情仇所吸引,终于决定亲自下场参与这场游戏。

自从宣告成为式神,借此来近距离接触这有趣的世界以来,他便一直听到来自不同人的祈愿,无一不是期待与他结缘。邪神不屑的轻笑一声,有时心情颇好,会大发慈悲的派几个分身过去和那些阴阳师玩玩。

但是……


“呵呵”,观赏着少女为他奔波劳累,满怀希望却一次次失落的表情,邪神眯起那双竖瞳,嘴角上扬,“人类,真是有趣”

再一次,邪神借由那个分身,在少女盯着他的同时,也观察着面前人的一举一动,看着她故作镇定的道贺,眼神中的落寞,还有……落荒而逃的背影。

八岐大蛇眼中闪过一丝异色。

或许,可以陪她玩玩。


然而,当他决定化一个分身过去时,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……

召唤室内,修罗鬼一把搂住几欲跌倒的少女,微微上扬的嘴角似乎在向他挑衅。

八岐大蛇瞥了眼一旁被夺位的分身,危险的眯了眯眼,挥手之间,与他面容别无二致的人偶化为湮灭……

“事情变得更有趣了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鬼童丸!”

正在庭院里休息的少年闻声抬起头,朝向他奔来的少女露出标志性的笑容。

少女在他面前站定,扭捏的伸出手,“这是我目前能锻炼出的……最好的御魂了”,目光有些躲闪,“你试试”。

鬼童丸当然知道,这不是寮里最好的,毕竟,之前少女可是为了那位邪神大人,倾家荡产淘尽商店,打造出了一套数一数二的伤魂鸟。

不过……

“谢谢”,鬼童丸突然伸手搂住了面前的人,轻笑一声,“我会好好利用……主人的这片心意的”

温热的气息,低沉的声线,萦绕在耳畔,挑逗着少女的神经。少女触电似得猛的推开了对方,抬头却对上鬼童丸一脸茫然又无辜的表情。

“额,那个”,少女颇有些尴尬,撇过头,不自然的比划着,“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工作没做完……”

然后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。

在少女看不到的地方,鬼童丸半垂下眼,鼻翼间还残留着少女脖颈间的芳香,突然猛的握紧了手中的针女套,一改刚人畜无害的模样,再次抬眸,盯着少女离去的背影,犹如狩猎般,眼里终于显现出独属于恶鬼的眼神。

“真美啊”,是恶鬼的低喃……


虽说从那以后也一直召唤不出那位邪神大人,但鬼童丸却似乎对她抱有极大的好感,各种活动都有他形影不离的陪伴左右,意外的靠谱。除去他修罗鬼的身份,鬼童丸算是个很好的式神。

再一次,被他护在身后,看着迎面扑来的妖怪还未靠近便被少年撕碎,少女有时候会想,其实这样也不错……吗


过几日便是一年中唯一一次召唤结缘之日,在当日召唤,有极大的概率与自己心选式神结缘。

早早的,少女整理好了所需材料,坐在文案前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起身踏出房门。

“……你怎么……在这?”

“等你”

推开门便撞见鬼童丸安安静静的坐在门口,少女不由得吃了一惊。听到动静,对方抬头,朝她露出一副天真纯良的笑容,穆然间,谁的心漏了半拍。

“咳咳……”,少女别过头,掩饰自己内心的不自然,“那走吧”

跟在身后的鬼童丸盯着少女染上绯红的耳尖,弯了弯嘴角。


眼看着一张张印有符文的纸片在阵内燃尽,依然不见那位的身影。

捏着蓝票的手微微颤抖,少女最后闭上眼,咬了咬牙,“这一次,再不行就放弃了吧”,接着放手一搏般将符咒甩出。

几秒后,突然没了动静。“来了吗!”,那一刻,心跳如鼓,少女犹豫的睁开了眼,看着从阵里缓缓走出的大妖,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,呆愣在原地,各种情绪一瞬间涌上心头,只感受到嘴角微微发苦。

“怎么了,小姑娘,见到我不高兴吗”

“没……没!我只是,太……惊喜了”

一旁一直盯着召唤阵的鬼童丸在与来着目光相遇时,两人心照不宣朝对方微微一笑。


原以为上次只是个意外,而此刻,某人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似乎脱离了他的掌控。暗紫色的双眸在黑暗中流转,眼底逐渐显露出点点金色,愈演愈烈……

“呵,好手段”

“玉藻前”



神与信徒

1

你是神明最忠实的信徒。


你的神明性格莫测,清秀隽丽的脸上总带着你总琢磨不透的笑容。


神明似乎很喜欢樱花,却又只是在一旁看着它的衰败。


神明似乎很喜欢将你带在身边,却又仿佛只是一种习惯。


冰冷的手抚上你的脸庞,说着些暧昧不清的话语。


你理所当然的沉溺在其中,一颗心只为他而跳动。


而神明却依然是那副模样,眸子里是不变的清冷,看着你为他意乱情迷。


欲念,挣扎,疯狂,堕落,无果……


你终于明了,选择离去。


神明没有挽留,眼神不曾离开眼前的落樱。



2

在你离去后,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明,内心似乎开始出现了丝丝裂痕。


几度春秋,风霜雪雨,孑然独立,却不见身后那抹身影。


久久立在樱花树下,神明伸手接下飘落的樱花,神情恍惚……


3

神明决定去找回他唯一的信徒。



4

又是一年花开,你望着窗外的花海,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位神明的模样。


平常如水的日子并不能消磨你的爱意,思念反而愈演愈烈。


而终究还是败给了现实。


被神明抛弃的你被安排去联姻,为了家族。


身着一袭白无垢,你立于高台,早已献于神明一切,又怎么再赠与他人,你嗤笑,毅然决然。


闭眼,落下的一瞬间,身形却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。


向来波澜不惊的语调,此刻却带上些许怒气


“神明不容许他的信徒抛弃自己的性命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你是神明最忠实的信徒


你的神明性格莫测


尤其衷爱于用不快不慢的速度折磨你


直到你挨不住时呜咽的主动挺着腰去配合


他才肯给你个痛快


把你的尖叫以唇相封,拆吃入腹。


着迷的看你为他失去理智


暗紫色竖瞳闪耀着贪婪的目光


蛇身越缠越紧


“和吾融为一体吧”

全球高考(摘录)

   

    但是禁闭室之所以被称为禁闭室,就是有它的特殊之处。


    它总能蛊惑你的思绪,让你变得比平时感性,想起一些往事。这让,它才会勾起各种人可怖的回忆。


    以前游惑总是无事可想。


    这次不知怎么回是,他总想起秦究禁闭室的那片废墟。


    也许是在秦究那边呆了几次,被同化了?


    又或者,曾经模模糊糊抓不住的东西忽然有了着落。


    那一瞬间,他忽然觉得,以前那片填充着禁闭室的黑暗并不是纯粹的黑暗,他并不是单纯地厌烦曾经失明的感觉。


    那片黑暗之下,应该还有一些东西。


    比如四面围着的铁丝网,比如生锈的机器,比如钢筋和水泥管。


    他身后应该有大片的树林,空气从里面走一遭都会变得更加冷寂。他身前的远处会有硝烟的味道。


    眼前有个越来越模糊的人影,从他身上,可以闻到一丝血腥味。


    但是伸手,却只能摸到柔软干燥的围巾。


    他忽然意识到,自己不是厌恶黑暗。


    只是厌恶黑暗不断吞噬,逐渐盖过那个人影。


    他恍然听见一个声音在黑暗中传来,近在咫尺,又遥远模糊。
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很疲惫,却又带着一丝笑,他说:“大考官,劳驾低一下头,跟你说个事。”


    他应该是弯了腰。


    对方的手指伸过来,擦过他的侧脸留下一片温热。然后似乎拨弄了一下他的耳垂,又或者转了耳钉。


    具体他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耳垂有点刺痛。


    那个瞬间,他忽然焦躁又难过。


    他在从未有过的慌乱中听见对方说:“我很爱你。”